乐泡生活
茶的味道
发布时间:2012-9-18

 

  我喜欢喝茶,并且每天的生活都是从一杯清茶开始的。

  清晨起床,泡好一壶茶,然后打开音响。在柔和自然的光线中,伴着舒缓流动的音乐,茶水以优美、流畅的舞姿,圆圆润润,不徐不急地落入白如凝脂的茶杯,袅袅的热气,淡 

  淡的清香流溢开来,让整个空间都弥漫着一份轻松,一份惬意。一小口茶汤,从舌尖开始缓缓地滚动着,如上等丝绸轻轻滑过肌肤,直到喉头,“咕咚”一声咽下,只留清香在口里回荡,绵软悠长,仿佛古琴亦或古筝在空旷的山谷里弹响,只一下,然后任那声音随着薄雾缠绕着山冈飘向天际。茶的甘冽就这样一次次慢慢地浸润着,渗透着,透过肌肤沉淀至骨髓,然后再从骨头的缝隙一点点,一滴滴地散发出来,让人从每个毛孔里都能感受到茶叶及所汲取的天地精华。

  每每此时,我的思绪总会飘向温润的江南,飘向那云雾缭绕的茶园。那鹅黄的、带着稚气的细嫩的茶的新叶,在清明时节的蒙蒙细雨中,缓缓地舒展开蜷缩的身体,自然地散发出阵阵春天的气息,带着几份温润和甘美撩拨着人的心绪。

  我还喜欢把玩精巧而富有质感的茶具,用眼睛,用肌肤,用心灵和它对话。这时我常会看到凝固在作品中的思想,变换成音符,像旋律一样流淌出来,我忍不住会用手指肚去轻轻地、轻轻地触摸它。我喜欢这茶具,还因为我长久地使用它,它的材质里已经融入了我的体温,融入了我的感情。凝视遐思的时候,它会让我的昨天,昨天的昨天变成如梦般的蓝色,悠悠的,可以入诗,可以入画。

  我常常沉浸在清晨的这种境界里。我喜欢这种境界,冰肌玉骨、身心通透、净若琉璃。

  时间在流逝,人在流失的日子中变得苍老,但饮茶时的这种感觉却没有流失,而且慢慢地变成一种情结,浓得化都化不开。于是,我就经常让自己在这种情结中浸泡,把烦累、忧愁、苦闷、紧张都放在这清晨的一杯茶里,经过水洗、茶浸,变成一种平和与宁静。

  生活就这样一天天有了茶的味道。

( 2003年07月29日 北京晚报 秦晓洁 )